口述:李 顏(化名)記錄:舒 平
  從哪兒說起呢?我和老公都是醫生,平時生活很簡單,也很忙碌,女兒小眉從小是姥姥帶大的,有點嬌氣,但人很單純,除了上學,就喜歡在家看動畫片。她最喜歡看的就是《貓和老鼠》,從幼兒園起就喜歡,到上高中了,還喜歡看,經常一個人看得樂呵呵的。
  但是,上大學後,情況就完全變了。小眉開始住在學校里,周末才回家,她宿舍的同學都是來自五湖四海。我聽小眉講,有一個長沙女孩長得挺漂亮,特別愛打扮,成天在網上買衣服買化妝品,也不好好學習,就公開揚言將來只要嫁個有錢的老公就行了。這些話,對小眉的觸動特別大,她好像到那時候才知道,哎呀,《貓和老鼠》之外,還有另外一個花花世界。
  然後,小眉就一下子來了個360度大轉彎。先是對學習不上心了,周末回到家裡,專業書再也沒翻開過。接著,宣佈要減肥了,她姥姥變著花樣給她燒的排骨,她朝飯桌上看一眼,拿一個蘋果就走人了,把她姥姥急得團團轉;這還不算,她還背著我們喝減肥茶,上吐下瀉,差點沒把腸胃搞壞,就這樣,還拼命節食。
  跟著,向我們要錢買衣服買化妝品,想想她也上大學了,我們也都同意她好好打扮自己,但小眉完全走到另一個極端去了,跟著她的那些女同學,打扮得花里胡哨,還美其名曰走的是“日韓”路線。大冬天,她突然喜歡上穿裙子,還是超短裙、薄襪子,凍得雙手雙腳冰涼,這以後年紀大了,膝關節怎麼受得了?
  光是這些,已經夠讓人頭疼,誰知道,小眉還有更驚人的想法,那就是,這個寒假,她想去韓國整容,她說她的鼻子太塌了,她一定要隆一個又高又挺的歐式鼻子。我一聽,心都糾結到一起了。小眉是疤痕體質,她小時候我最怕她受傷,就算普通的註射也會在針眼處長出一個疤痕疙瘩,更別說是隆鼻了,可是小眉完全就走火入魔了,什麼話也聽不進去,鬧得特別厲害,就是鐵了心要去隆鼻。
  沒辦法,我和她爸爸只好托了所有關係,到一些權威醫院找專業人員咨詢像小眉這樣的疤痕體質到底能不能做隆鼻手術。有的醫院說可以,有的說不可以,不管怎麼說,美容手術的風險是有目共睹的,這些情況,小眉也知道,她自己也懷疑說,是不是得了美麗強迫症?為什麼每天只要一照鏡子,就想要隆鼻子啊打瘦臉針啊?
  唉,平心而論,我們家小眉的確長得不是特別漂亮,但她皮膚白,稍稍有那麼一點兒嬰兒肥,從小到大,就像個洋娃娃一樣,還是很招人喜歡的。但小眉自己卻不知道為什麼老是挺自卑的,動不動就嫌自己醜,要麼就和我說,“我是不是心理有問題啊?”弄得我也特彆著急上火,挺好的一個孩子,怎麼就對自己這麼沒信心呢?
  這段時間,我和她爸爸也一直在反思,是不是我們的教育方法不對?這麼多年,我們倆都一心撲在事業上,對小眉的照顧太少了,所以現在也就理解不了她內心的想法。上個周末,趁小眉回家,我和她爸爸又和小眉談了一次話,不是我們不同意小眉整容,但客觀事實擺在那兒,萬一整容效果不好,她有這個心理準備嗎?周圍不是沒有隆鼻的例子,不是歪的,就是斜的,很多失敗的,我一想就害怕,人生沒有真正的完美,萬一隆鼻失敗了,小眉能接受嗎?
  這一次,小眉也很平靜,她說,媽媽,小時候你說女孩子不能愛美,要好好學習,我聽了你的;你還說,女孩子不要和男孩子玩,要好好學習,我也聽了你的;到現在,我都沒談過男朋友,也不知道怎麼把自己弄漂亮點兒,和別的女孩在一起,我真的很自卑。現在我長大了,我就是想做一個美容手術,讓自己變漂亮點兒,你讓我自己做主好嗎?
  我聽了,鼻子酸酸的,然後,我就和小眉談了一個要求。如果她一定要去整容,去之前,她得答應我,先找一個心理咨詢師疏導一下,在排除掉她心理上的美麗強迫症之後,我們再尊重她的選擇,希望到那時候,她再高高興興地做決定……
  本稿件所含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原標題:女兒是不是患了“美麗強迫症”)
創作者介紹

裝潢

lc40lcv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