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項 青花釉里紅瓷質象棋
  ◎文並供圖/ 曾力
  今年春日的一個中午,我再次來到八寶山博古藝苑的露天古玩市場,終於如願買到了那副牽掛了兩周的全套青花釉里紅瓷質象棋。賣主認為這副象棋是明代晚期的物件,東西保老。32枚古老的瓷質棋子靜靜地擺放在地攤上,耐心地等候著它們的新主人。“我來了!”我在心裡輕輕地向寶物打了個招呼,卻還要面色沉靜地與賣主討價還價。
  功夫不負苦心人,有時候收藏比拼的並不是財力,而是定力。兩周前,我倆約定的象棋售價是300元。可惜,當時我還要買別的好東西。轉臉回來的時候,已經囊中所剩無幾,只好等下次了!過了一周,這位朋友居然沒在古玩市場上露面,我也白跑了一趟。心情沮喪,我知道自己可能錯過了一次重要的收藏機會。需知即便是一副明代的青花、釉里紅象棋,留存到現在也是非常難得的古代棋具。
  反正在此之前,我確實沒有見過如此漂亮的瓷質象棋,紅方與藍方的棋子全部採用典雅的小篆體手工書寫,兩種名貴的瓷種如此完美地融合一局,真可謂是對比鮮明、相得益彰。其中,尤其是釉里紅棋子的發色非常純正,十分難得!因為,在當時燒造釉里紅的呈色結果全憑窯工的經驗,人工掌控窯溫的高低。窯內溫度高一點,銅紅釉就燒飛了,成為“釉里白”;窯溫低一點,釉里紅又會燒成“釉里黑”。據說,用約1350℃以上的高溫燒制釉里紅,其間呈色好壞的溫差只在10度之間!所以,歷來釉里紅瓷器成品率很低,釉里紅的發色並不穩定,而產品的造價卻很高。相應地,釉里紅的瓷器製品就顯得很名貴。此前,南宋湖田窯也燒造過青白釉的瓷質象棋。但是遺憾的是,這類象棋僅有文字的差異,而紅方與黑方棋子色彩對比並不明顯。象牙、獸骨、金石、竹木等材質的象棋,也有類似的問題。
  一番討價還價後,成交價竟然又比預約價格降低80元!原因是那天我兜里只帶了那點錢,而他家裡又確實急需用錢。兩廂情願,皆大歡喜。我在開始包裹這副令人揪心的象棋時,終於輕輕地呼出一口氣來。一直緊張了兩個星期的神經,終於可以鬆弛下來!
  其實,從第一次見到這副象棋,我就認為它是明初以前的東西,根本不是明代晚期物件。兩個時段的差異並不僅僅表現在中間差了一二百年,而是收藏價值的本質不同。如果是明初的釉里紅製品,那麼其官窯的身份就可以基本確認。相應地,這副青花、釉里紅象棋的身價就是豪門貴族;相反,明代晚期的同類產品,價值將大打折扣。在收藏界,有時候就是認知決定藏品價值。
  帶著這種興奮勁兒,我終於等到了下班的時刻。18時一到,我馬上邀約同事小金,要為這副老棋舉行“正式的開棋儀式”。由於沒有這麼大的匹配棋盤,兩人索性找了兩張舊報紙,用黑色的粗記號筆畫了一個大大的棋盤。小心翼翼地拿出棋子來,卻發現這副象棋很難將棋子完全準確地就位。小篆字體的棋子中,至少有四個字辨認不出來。最後,我們只好以同類棋子的數量,猜出哪個棋位上面應該碼放哪個棋子。進而,推論這個棋位上的棋子應該是哪個文字。但是,即便如此,我們仍然無法準確地知道,為什麼棋子上的文字要寫成這樣?
  不幸的是,我們的開棋儀式,最終以我方的失敗收盤。輸棋歸輸棋,我還是充滿了愉悅的心境。畢竟用距今幾百年的棋子,下了一盤象棋,這件事情想想都感覺非常浪漫!何況,我們是用明初名貴的青花、釉里紅象棋下棋,這是何等奢華的一局棋啊?
  第二天,我又巧遇中國元青花研究會會員劉思燕女士,與她共同考證這副象棋具體製作年代。她仔細上手研究棋子後,給出的結論更為大膽:“我感覺是元代的象棋!”她的這種判斷事實上也是我的一種猜測,但是還是沒有足夠的證據確認。在收藏中,你可以任意想象藏品的製造年代,但是你的斷代結論如何服眾,卻需要確鑿的證據和嚴謹的推理。否則,就會貽笑大方。長此以往,個人在收藏界的名聲也會逐漸變得負面。“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我沿著“元代象棋”的思路,又上網檢索有關“青花、釉里紅象棋”的背景資料。結果,竟然考證出:這副象棋確實是元代製造的產品!
  2001年10月28日,《廣州日報》發表了一篇文章《元代瓷象棋粒粒價連城》,披露廣東省肇慶市永光歷代文化藝術研究會會長何輝收藏有一副完整的元代象棋。經故宮博物院研究員、中國文物學會鑒定委員會委員葉佩蘭女士親自鑒定,確認為元代的象棋。她甚至認為該象棋“在國內十分罕見,價值無法估量”。而通過報道描述這副元代瓷質象棋的鑒定特征,與我收藏的那副象棋幾乎完全一致。比如,“象棋子為灰白色圓柱體,棋底露胎厚重扭曲,顯然是手工捏制而成。棋子胎骨較厚而略顯疏鬆,很有瓦質感,但十分堅硬,應屬瓷石加高嶺土二元組合配方燒制。釉色顯青白,釉面呈失透狀……整副棋子的燒制工藝採用墊餅墊燒形式,底部留有明顯的墊塊痕跡。棋子正面採用陰刻字體,以西漢時通行的漢文(小篆字體)為基礎……棋子的黑方與紅方用青花和釉里紅來區分。青花的鈷料採用浙料,色偏藍灰色,釉里紅為銅紅料,色呈豬肝色,發色偏暗紅。棋子的直徑為4.2釐米,高1.6釐米”。
  當然,我們的藏品也有幾點不同之處。比如,我收藏的青花棋子的青料是混合料,而不是國產浙料青花。我的棋子瓷胎成分主要是綿軟的麻倉土,而不是堅硬的高嶺土。我的紅方釉里紅棋子“砲”是“石”字偏旁,而他的紅方釉里紅“炮”是“火”字偏旁。我的棋子的直徑同樣為4.2釐米,而高1.9釐米。根據原景德鎮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長劉新園撰寫的《高嶺土史考》考證:“我們以為從元代早期開始一直到明嘉靖、萬曆之際的兩個多世紀,官府燒造的瓷器都是採用這種麻倉土和瓷石混合而成的。”換言之,使用官府壟斷的麻倉土製胎,採用成品率很低、造價很高的釉里紅工藝燒制,有理由斷定這就是一副元代官窯製作的象棋——這樣說起來,我們剛纔下的這盤棋就太奢侈了!  (原標題:棋從元代來)
創作者介紹

裝潢

lc40lcv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